每日經濟新聞
重磅

每經網首頁 > 重磅 > 正文

房地產商做汽車,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36氪 2020-06-08 08:47:11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造車是公認的“財富粉碎機”,但或許在地產商眼中,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在寶能汽車斥資16.3億元接手長安PSA半年后,近日,位于深圳的長安標致雪鐵龍工廠徹底“改頭換面”為寶能汽車的新基地。在揭牌儀式上,寶能汽車副總裁陸幸澤表示,該新基地將導入寶能增程式汽車和觀致SUV等全新高端產品生產,首款車將于今年第四季度下線。

同樣,大手筆的“買買買”也為恒大換道造車提供了諸多便利。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恒大已豪擲逾3000億元布局汽車上下游產業鏈,恒馳首款車計劃在今年上半年正式亮相,2021年量產。恒大董事會主席許家印曾不無自豪地宣稱,按照正常的造車邏輯,一輛新能源汽車從研發到量產至少需要4-5年時間。

造車燒錢已成為共識,但在跨界造車這條路上,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嗎?

百億砸出汽車帝國

面對200億元的造車門檻,“不差錢”的地產商憑恃著豐厚家底,為造車夢前赴后繼。

2017年12月,寶能汽車斥資66.3億元收購觀致汽車51%的股權。寶能集團董事長姚振華當時宣布,將連續5年每年向觀致汽車投資100億元,用于新產品研發。許家印也在2019年11月公開表態,“恒大計劃3年投入450億元用于造車”。

靠砸錢,房地產巨頭迅速“集齊”造車條件:造車資質、工廠、生產線,以及人才和技術儲備。

2019年1月,恒大以9.3億美元收購國能電動汽車瑞典有限公司(NEVS)51%的股權,獲得整車研發能力和資質。此后,恒大通過收購、入股等方式將底盤架構、動力總成、輪轂電機、動力電池等核心技術收入囊中,“把能買的核心技術、能買的企業都買了”。

今年4月,恒大集團面向全國擬招聘3萬名精英,涉及新能源汽車與房地產等領域,主要招聘新能源汽車行業人才。5月18日,恒大汽車研究院再次發起“搶人大戰”,在全球公開招募8000人,涉及研發、制造、品牌、營銷、銷售等諸多環節。

與恒大類似,寶能也通過“買買買”欲迅速實現造車美夢。在僅有15家車企拿到了純電動汽車生產資質的2017年,寶能通過入股觀致,快速取得資質,從而可以“借雞生蛋”。

2017年,寶能通過收購觀致汽車,將其位于江蘇常熟的生產基地收入囊中。隨后,寶能通過新能源汽車項目與地方政府簽約,拿下多塊土地。

截至目前,成立僅3年多的寶能汽車一舉集齊了深圳、貴陽、昆山、西安、廣州、昆明和深圳等9大基地,可統計的官宣總投資額超過1000億,整車產能達300萬輛。相比之下,東風集團2019年財報曾披露,入華28年的神龍汽車,規劃產能不過年產39萬輛。

“通過造車拿地一方面可以跨界布局,另一方面也解決了拿地難、拿地價格高的問題。” 中信證券分析師王梓晨告訴未來汽車日報,“但是否是借造車來圈地圈錢不得而知。”

現金流成了“救命良藥”

受全球車市下行和疫情雙重影響,車企紛紛節衣縮食度日,缺錢已成為汽車圈的“主旋律”。

5月中旬,未來汽車日報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天際汽車資金鏈繃緊,已經拖欠合作方費用3000萬元。拜騰汽車不久前對未來汽車日報表示,公司核心管理層已明確將降薪80%,并出資參與C輪融資。這意味著拜騰汽車在去年就已經公布的C輪融資,至今仍懸而未決。

今年3月,理想汽車CEO李想在社交媒體感慨:“上百個新造車企業中,能堅持到今天,且從不拖欠員工的工資,從不拖欠供應商的貨款,能做到的估計已經不超過5個了。”

即便是往昔資金實力雄厚的傳統車企,也在勒緊褲腰帶謀生存。

戴姆勒去年11月宣稱,計劃在2022年底之前,削減超過14億歐元的人員成本,在全球范圍裁員至少1萬人。今年6月初,雷諾表示,計劃全球裁員約1.5萬人,這也是雷諾未來3年20億歐元成本削減計劃的一部分。寶馬、福特、菲亞特-克萊斯勒(FCA)等諸多跨國車企均被曝出工廠停產、降薪裁員的消息。

普遍存在的缺錢窘境中,現金流被視為車企的“救命良藥”。

蔚來汽車2019年四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底,蔚來剩余現金余額為10.56億元。4月28日,來自合肥市建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等國家隊資本的70億元融資落實,蔚來現金流壓力得到暫時緩解。蔚來表示,將把這筆錢用于搞研發、更新產品、提高運營效率。為了獲得充裕的現金流,通用、福特等跨國車企收縮全球業務,以應對時艱。

相比之下,出手闊綽的房地產企業不僅有實力斥巨資造車,還可以靠造車和地產業務之間的聯動反哺主營業務。

一位地產行業的中層管理者此前接受未來汽車日報采訪時表示,國家調控之下,賣房正在變得越來越難,“開發新的汽車業務,如果還能夠跟房地產聯動發展,不失為一個好的選擇”。多位汽車業人士告訴未來汽車日報,只要足夠有錢,房地產商做汽車“沒什么問題”。

造出車 ≠ 活得好

雖然地產商用錢搭建起了汽車版圖,但快進快出的造房邏輯,可能并不適用于造車。

“寶能做房地產的風格是‘大干快上’,希望盡快看到產出、迅速拓展銷售網絡,但它做汽車并未逃脫這種風格,畢竟汽車產業是一個產業鏈、投入周期長的行業。由于思路不同,被寶能挖掘的汽車行業高管壓力都很大。”觀致汽車員工李偉告訴未來汽車日報。

“傳統燃油車市場品牌多,競爭激勵,招募經銷商并不容易。而對于新能源汽車,基礎打得不好,很難一下子沖量。”上述員工表示,寶能集團為了快速提升銷量,曾經采取“左右倒右手”的內部消化做法,即把生產出的觀致汽車“賣給”寶能旗下共享出行平臺聯動云。此舉在短期內讓觀致銷量大漲,卻讓經銷商對這個品牌敬而遠之。

觀致汽車官方銷量數據顯示,2018年,在沒有新車問世的情況下,觀致汽車銷量達到6.32萬輛,同比大漲320%。

寶能入股觀致時聘請從傳統車企挖角的“汽車天團”,也已經紛紛出走。

2018年11月,上任僅8個月的寶能汽車副總裁、觀致汽車高級副總裁兼銷售公司總經理蔡建軍離職,他曾是北汽股份副總裁。2018年8月末,觀致汽車副總經理單志東在上任兩個月后離職。2019年7月,曾在上任時放言“復活觀致”的寶能汽車常務副總裁、原觀致汽車CEO李峰,也在上任1年多后離職,他曾在20余年間為北汽福田、奇瑞、北京現代效力。接任李峰的是前日產-雷諾聯盟全球新能源總監矢島和男。

迄今為止,跨界造車的“野蠻人”寶能并未盤活觀致。乘聯會數據顯示,2019年,觀致僅賣出2萬多輛。2020年一季度,觀致汽車銷量不足500輛。

恒大汽車研究院成立后,也因為管理風格差異屢遭詬病。有恒大員工向未來汽車日報透露:“即使是恒大的研發人員,也得完成銷售指標。”在他看來,恒大房產味道太濃,這兩個字放在汽車消費品上,并不具備打動國人消費者的氣質。

即便如此,前赴后繼闖進汽車圈的地產商仍未打消造車的念頭。6月初,有消息稱寶能汽車正在對拜騰汽車展開投資盡調,該消息被拜騰方面否認。

但隨著特斯拉國產化,傳統大型車企大象轉身瞄準電動化,跨界造車的地產商想要活下去,恐怕還很艱難。

(應采訪者要求,文中王梓晨、李偉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責編 孫磊

原標題: 房地產商做汽車,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幸运农场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