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重磅

每經網首頁 > 重磅 > 正文

頭部車企亮底牌 資本推熱商用車

北京商報 2020-06-08 08:38:43

圖片來源:吉利四川商用車官網

乘用車按下放緩鍵,讓以往身處車市大盤“角落”的商用車進入高光時刻,車企轉身、資本涌入。6月7日,華菱星馬發布公告稱,浙江吉利新能源商用車集團有限公司向公司控股股東星馬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星馬集團”)遞交受讓意向書及相關申請材料,并支付認購意向金3000萬元。在業內人士看來,鎖定作為重型專用商用車公司的華菱星馬,意味著吉利在穩固乘用車市場同時,欲通過拓商用車板塊尋找新抓手。

實際上,對商用車有野心的不只吉利,疫情期間激發的商用車需求持續發酵,商用車頭部企業均提速該領域布局。相比乘用車需求與個人消費掛鉤,經濟復蘇過程中的基建工程、物流、電商等將拉動商用車的新一輪增量,而這也成為車企謀求銷量增長的新風口。

吉利補短

“星馬集團將確定意向受讓方是否符合受讓條件。”華菱星馬相關負責人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吉利是唯一在公開征集期內(2020年5月23日-6月5日)提交受讓意向書的公司。

事實上,華菱星馬與吉利“聯姻”已傳聞多時。今年5月,華菱星馬發布《控股股東擬轉讓公司股份公開征集受讓方的公告》顯示,星馬集團及其全資子公司馬鞍山華神建材工業有限公司,擬以公開征集受讓方的方式轉讓所持有的華菱星馬全部8468.0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5.24%。公開征集轉讓的價格擬不低于5.14元/股。這意味著,交易價格將不低于4.35億元。

公告發出后,便傳出吉利收購華菱星馬股權的消息。吉利新能源商用車集團相關人士也表示:“雙方確有接觸。”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自華菱星馬宣布受讓股權后,6月5日更一度觸及漲停。

資料顯示,華菱星馬前身為1970年成立的馬鞍山市建筑材料廠,2003年4月在上交所上市。2004年,華菱星馬通過引進日本三菱汽車技術,進入卡車領域,擁有重型卡車、重型專用車及核心零部件生產研發基地。不過,雖入局商用車領域多年,但華菱星馬盈利水平并不強。財報顯示,2016-2019年華菱星馬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徘徊在5000萬元左右;2019年營業總收入同比下滑12.47%。

吉利為何要收購業績不佳的華菱星馬?作為深耕自主品牌乘用車品牌,吉利在商用車領域起步較晚,發展較為緩慢。直到2016年,才通過收購東風南充汽車有限公司正式進軍商用車領域。隨后,吉利發布商用車品牌“遠程汽車”,專注于研發生產純電動、增程式等新能源和甲醇等清潔能源商用車。  

2019年,吉利商用車發布全球首款甲醇重卡。“目前重卡仍處于起步階段,目前只在煤炭資源較為豐富的省區做試點銷售。”吉利商用車相關負責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在乘用車領域,通過收購沃爾沃、寶騰,設立領克、極星、幾何等新品牌,以及與戴姆勒合資運營smart品牌,吉利打造多品牌矩陣版圖。此次加碼商用車領域,業內人士認為,相比于乘用車領域,在商用車領域吉利聲量不足,推新節奏和產品推廣與一汽、東風等頭部商用車企業相比,仍有不小差距,特別是在重卡領域。

“雖然華菱星馬業績不佳,但對商用車板塊較弱的吉利而言是個好機會。“汽車行業專家顏景輝表示,未來吉利商用車將補足短板,燃油商用車的加入也將豐富產品陣營。“乘用車市場趨于飽和,加速商用車板塊能夠讓吉利兩條腿走路,在汽車行業扣上雙保險。”

組團殺入

值得一提的是,不僅“新軍”吉利試圖通過收購“拓圈”,國內商用車頭部企業也通過組團并引入新能源巨頭的方式,為未來鋪路。

豐田汽車、中國一汽、東風、廣汽集團、北汽集團、北京億華通等6家企業,近日成立“聯合燃料電池系統研發(北京)有限公司”,未來6家公司將發揮各自優勢,推進氫燃料電池車在華研發、落地和普及。

數據顯示,今年4月東風和一汽商用車銷量分別達7.08萬輛和6.96萬輛,同比分別增長27%和82%,分別占據商用車銷量冠亞軍位置,兩者銷量總合占當月商用車市場份額高達26.3%。目前,國內商用車市場中,一汽、東風等占據重要地位,此外福田與戴姆勒也進行相關技術開發。豐田汽車(中國)投資有限公司高級執行副總經理董長征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之所以選擇與一汽、東風、廣汽、北汽合作,是因為這4家企業擁有豐富的商用車開發技術和市場經驗,是具有中國商用車代表性的整車廠家。

在業內人士看來,豐田選擇與這4家車企集團合作,可以快速切入,商用車細分市場。同時,這幾家企業與豐田聯手也是希望通過聯合燃料電池系統研發降低排放,能夠應對日益嚴苛的國內商用車排放標準。

對于幾家頭部企業來說,旗下的商用車板塊對集團發展非常重要。以一汽為例,2019年上半年一汽解放盈利高達19.03億元,同時也成為穩固一汽集團大盤的重要一環。而在商用車板塊帶動車企整體發展的同時,日益嚴苛的排放標準則成為商用車企需要越過的紅線。此前,生態環境部發布的《中國機動車環境管理年報(2018)》顯示,商用車排放的汽車氮氧化物和汽車顆粒物分別占全國污染物排放總量的88.7%和94.5%。

同時,2020年國家第六階段機動車污染物排放標準正在逐步實施,這意味著未來節能減排的要求將進一步提高。“目前的形勢非常嚴峻,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想要實現節能減排,都已無法繞開商用車。”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數據資源中心副總工程師趙冬昶表示。

一位從事氫燃料電池研發的研究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氫燃料電池產生電能后的反應副產物主要是水,是真正的“零排放”,氫燃料電池汽車加氫過程和傳統加油時間相當,且續駛里程可達上千公里,非常適合長途運輸工況,適合商用車降低排放。“企業抱團合作將通過自身優勢降低成本,進一步推進商用車的發展。”他表示。

風口顯現

從吉利押寶到頭部車企組團,再到豐田入局,車企和資本涌入的背后,是商用車市場蘊藏的增量機遇。

商用車作為生產工具,在國民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資料顯示,2010-2019年的10年間,商用車市場需求穩定增長,年銷量穩定在400萬輛以上。尤其近3年(2017-2019年),商用車市場呈現出較好發展態勢。

2018年,受貨車市場增長拉動,我國商用車產銷量創歷史新高,分別達到428萬輛和437.1萬輛,同比分別增長1.7%和5.1%。進入2019年,商用車市場繼續表現良好。2019年,國內商用車產銷輛分別為436萬輛和432.4萬輛,產銷增幅均高于乘用車。

銷量穩增的同時,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強新型城鎮化建設,為商用車放量提供新窗口期。在業內人士看來,未來包括傳統基建與新基建在內的擴大內需、刺激經濟發展的動作將逐步落地,其中交通、能源等大基建項目占較大比重,這將直接拉動商用車市場發展。“新基建工程的啟動,必將帶動工程車市場銷量,甚至出于運送物資角度講,干線物流車也會從側面收益,這將為商用車企業帶來增量機遇,例如吉利收購華菱星馬,也是看中其重卡工程車輛方面的優勢,欲在新風口下突圍。”

同時,此前交通運輸部印發通知要求,云南、山西、江西、山東、廣西、重慶、四川、西藏8個省區完成3000多個建制村、115個鄉鎮具備通客車條件但尚未通車的兜底任務,這對客運企業來說同樣是一個開辟新的增長點的好機會。

雖然今年突發的疫情為國內車市帶來短暫危機,但在政策和需求刺激下,也為商用車提供機遇。除城鎮建設外,疫情期間也刺激著新零售電商的發展,從而帶動快遞、物流業持續提升。一位快遞行業人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不僅是疫情期間,近年來為更好發展,快遞行業在物流車上一直加大采購力度,保障物流穩定。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副秘書長陳士華表示:“商用車行業發展與經濟密切相關。宏觀經濟持續向上,這是商用車發展的重要基礎之一。”

此外,業內人士表示,在市場需求為商用車打通上升渠道的同時,由電動化、智能化領銜的“新四化”,也倒逼商用車企轉型。“商用車是生產資料,更注重使用效率和成本節約,乘用車是消費品,更傾向于駕駛者的用戶體驗。”他表示,目前商用車的智能網聯趨勢已十分明顯,并且在市場的驗證下不斷更新迭代。“車企欲在商用車風口上占得先機,便先要加強技術研發。”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責編 孫磊

原標題: 頭部車企亮底牌 資本推熱商用車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幸运农场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