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推薦

每經網首頁 > 推薦 > 正文

大亞圣象董事長陳曉龍追悼會舉行 現場數百人送了他最后一程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6-04 14:19:43

從追悼會現場人們的交談中,多數人認為不幸與陳曉龍平日的操勞有關。熟悉陳曉龍的公司員工說,44歲的他早在多年前兩鬢之處已有白發?!安辉谀莻€位子真的不知道他要操心多少事情,大亞集團下屬十幾個子公司,過去的遺留問題也是董事長親自盯著?!?/p>

每經記者 張韻    每經編輯 吳永久    

沒有遺言,不留片語。

對于大亞圣象(000910,SZ)董事長陳曉龍的家人來說,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打擊讓人無法接受。

6月3日的追悼會上,陳曉龍的妻子難抑悲痛,被扶出追悼廳,坐上救護車緊急吸氧。

(6月3日,陳曉龍追悼會在丹陽殯儀館肅穆舉行 每經記者 張韻 攝)

最后一個走出來的是哥哥陳建軍,他坐在追悼大廳外的長廊上,雙手撐著膝蓋,與兄弟二人共事多年的戰友們很快圍了上去,相顧無言。

“他見我的時候總是笑嘻嘻的,其實把苦埋在心里。”陳曉龍的親屬細數著他的過往,他們說他是一個內斂的人,不多言語,只可惜他三個孩子,最大的也就上六年級,還不能完全明白爸爸走了是什么意思。

送別陳曉龍

遠方有琴,愀然空靈,聲聲催天雨。6月3日清晨6時28分,載有遺體的靈車緩緩從陳曉龍的丹陽老家駛出,這個靠父輩創業蓋起的老房子是陳曉龍的根,也是他的歸宿。

“精神不逝,風范永存”。當靈車行至大亞工業園,大亞集團總部及分子公司的員工們拉起黑底白字的橫幅,目送陳曉龍董事長離去,愿他一路走好,氣氛凝重而悲痛。

上午9時,丹陽殯儀館內,花圈在追悼大廳兩側一字排開,里里外外都站滿了手持白菊的吊唁者,約有數百名公司員工、同窗好友及社會各界人士趕來送他最后一程。

(排隊等候進入追悼大廳的人群 每經記者 張韻 攝)

挽聯高懸,哀樂低回。“一生奮斗、一生拼搏、受人尊敬。”大亞集團董事長、總裁陳建軍在致悼詞時回顧了弟弟的過往成就,他說:“創新求變,砥礪前行是曉龍的精神特質;樂善好施,大愛無垠是曉龍的高尚情懷。”

作為陳曉龍同期進修的班長,華揚聯眾(603825,SH)董事長蘇同懷著萬分沉痛的心情來到丹陽。“曉龍凌云壯志,篤實好學,”蘇同這樣評價這位昔日同窗:“他擁有多渠道掌控力,擁有宏大的視野和格局,值得我們學習。”

一切都太過突然,沒有征兆。“陳董是非常自律的一個人,吃飯也講求營養,他平常的運動就是打高爾夫、羽毛球、乒乓球,之前和他出差,早上會先出門跑幾公里再回來和我們一起吃早飯。”大亞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但意外讓人措手不及。中國林產工業協會在唁電的最后寫道:“陳曉龍先生的逝世是我國木材加工、家居行業的一個重大損失。”

一位拼命工作的董事長

在大家眼里,陳曉龍是一個溫文爾雅、謙遜奮進的人。

2015年,從父親手中接管大亞集團后,大大小小的公司事務占據了陳曉龍大部分生活。

從追悼會現場人們的交談中,多數人認為不幸與陳曉龍平日的操勞有關。熟悉陳曉龍的公司員工說,44歲的他早在多年前兩鬢之處已有白發。“不在那個位子真的不知道他要操心多少事情,大亞集團下屬十幾個子公司,過去的遺留問題也是董事長親自盯著。”

陳曉龍生前說過,2015年他接手集團時的對外擔保高達60億元,任期三年過去,互保額下降至3億元。

(大亞集團總部新大樓 每經記者 張韻 攝)

“陳董周末也會來公司加班,幾乎沒有休息日,有時候頻繁出差,今年的公司年會就因為和其他會議沖突而無法參加。他的身份很多,一些安排好的活動也有可能臨時有事而抱憾缺席。”

在意外發生前的那一刻,陳曉龍依舊在工作。

大亞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據司機事后描述,陳曉龍5月31日在上海一家高爾夫球場洽談生意結束后,回家途中仍在通過電話溝通工作,但當車輛行駛在高架上時,陳曉龍突然不再說話,司機察覺后座異樣,隨即采取措施并立刻送至醫院,只可惜最終還是回天乏術。

對陳曉龍來說,時時刻刻拼命工作,已是常態。

從近幾年的大環境來看,木材加工行業并未處于上行通道,經營表現直接關乎企業的生死存亡,企業家做的每一個決定、講的每一句話都與風險息息相關。

這或許讓陳曉龍一刻都不能放松自己。

2018年10月,陳曉龍走訪圣象地板門店與一線員工共謀創新時說道:“我們積極響應針對年輕主流消費群體而主動改變,未來才有更大空間的發展。”

彼時,上市公司大亞圣象已經擁有大亞人造板與圣象地板兩個500強品牌,這得益于陳曉龍的海外留學經歷,2016年他希望公司的組織架構和運營方向有一些改變,在提出五大戰略轉型的同時開始重視企業文化、戰略規劃和品牌推廣。

(圣象集團廠區 每經記者 張韻 攝)

工作之余,在員工的生活上,陳曉龍也同樣關心。上述大亞集團相關負責人回憶起陳曉龍生前的種種:“公司里有許多像我這樣非丹陽本地人,要是我們生活上有什么問題,陳董都會想盡辦法幫助我們。”

而本地員工更是把兩位陳董的家人當作自己的家人。據說大年初一是丹陽老家最熱鬧的日子,住在丹陽鎮上的老員工每年去董事長家里拜年,有一些也會留下,吃過中飯再走,幾十年來,年年如此。

兄弟哪有隔年仇

事事掛心或許是大亞集團“家文化”的一種體現。“曉龍董事長會常常囑咐負責的部門要為非本地員工安排好的居住條件,建軍董事長還提出要組織大家每個月在食堂有一次聚餐”,公司員工告訴記者,事實上兩人的關系沒有外界認為的到了難以調和的地步。

(圣象家園專為非本地員工提供住宿 每經記者 張韻 攝)

雙方曾經的爭議點來自于2015年家族內部簽署的一份《一致行動人協議》,此前陳曉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態:“根據協議規定,若未出現經營重大失誤,不可以隨意更換大亞集團董事長人選。”

不過,從2018年8月大亞集團控股股東的股權變更來看,或許兄弟此前存在“三年之約”的可能性,母親戴品哎支持哥哥陳建軍后,雙方矛盾一觸即發,陳曉龍當即決定解除陳建軍在大亞圣象的一切職務。

直到2019年7月,大亞圣象自曝母公司債務危機的兩份公告與大亞集團控股股東的一則登報聲明再次掀起輿論焦點,“兄弟內斗”迅速成為大亞集團的第一大標簽。

經法院判決,2019年8月,大亞集團董事長正式變更為陳建軍,旗下上市板塊及非上市板塊事務都需要向陳建軍匯報,而陳曉龍則擔任上市板塊大亞圣象和圣象集團的董事長、總裁。

上述大亞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盡管兩位陳董在大亞集團與圣象集團的身份對調,但公司內部的組織架構并未發生改變。“唯一不同的只是匯報人不一樣而已。”

當爭權風波有了定論后,公司內部逐漸發現兄弟之間的關系開始有了緩和跡象。2019年10月,在圣象集團贊助的國足活動上,員工們已經看到陳家三姐弟和母親有說有笑,一起拍照,“很和睦的狀態”。

(6月2日,陳曉龍的丹陽老家 每經記者 張韻 攝 )

追悼會上,陳建軍提起了5月與弟弟一起出席股東見面會的事。他說在回答所有投資者的問詢時,陳曉龍業務精湛,對答如流。

當提及兄弟問題時,陳建軍說了三點:“第一,兄弟各有所長,各有分工;第二,曉龍在資本市場,精通投融資及并購業務,擅長在產品線、業務線和產業鏈上下游進行整合;第三,曉龍非常清晰上市公司家居戰略。”

而相對熟悉大亞傳統產業的陳建軍未來將如何踐行弟弟未了的心愿?大亞集團又會走向何方?其中的答案,或許就像陳建軍所說的需要集團上下“精誠團結、同心同德”,才能在關鍵時期真正化悲痛為力量。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圣象 陳曉龍 陳建軍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幸运农场推荐号